咪咪美女图,美女漏点图,美女亲嘴图片,都市激情,欧美性爱




咪咪美女图,美女漏点图,美女亲嘴图片,都市激情,欧美性爱

下一页

导航 | 都市激情 | 欧美性爱 | 美女漏点图 | 美女亲嘴图片

我外孙看病 4小时挂不上号


  我外孙看病 4小时挂不上号XLO

  以前对全国政协常委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印象是儒雅,昨日,对他的印象又多了一个:守信。

  昨日上午,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民生主题记者会后,黄洁夫被记者围追采访,其间他被工作人员告知有事要做,记者们追着不让他走,他笑着说:“我忙完了再回来。”记者们说:“那你记着一定回来,我们还有问题。”黄洁夫边走边点头说:“一定。”www.bmgk.win

  黄洁夫走后,一半的记者散去了,还说:“那只是‘金蝉脱壳’之计,哪里还会回来?”然而,两三分钟后,黄洁夫出来了,坚持等候的记者们再次围住他。www.brrd.win

  >>谈儿科医生短缺:美女亲嘴图片

  医学教育和人才使用严重脱节艺术人体图集

  记者: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“加快培养全科医生、儿科医生”,是不是现在儿科医生短缺?全裸女人体

  黄洁夫:有记者问过我现在儿科医生缺的问题,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概念。现在医学院培养的都是全科医师,内科、外科、儿科、妇科都要学,分科是工作以后根据需要和个人情况。裸体艺术照片

  大家为什么有儿科医生缺少的印象?我想问每年毕业那么多学生都干什么了?现在的问题是,医学教育与人才使用严重脱节,学校培养与市场需求脱轨。镜头前的裸体

  我是(19)63年上的大学,(19)69年毕业到县上的医院,那时县医院里有很多都是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,现在在基层医院还能找到好医生吗?医科大里学得好的,都去读研、读博了。都市激情

  这几年进行医疗卫生体制改革,成了“九龙治水”,20多个部门谁说了都不算,国家投入从几年前的(每年)1.7万亿元,到现在4.2万亿元,花了很大力气加强基层医疗设施,但没有好医生,好多先进的设备配备好,连用都未用过。所以医改的关键是人,如何让好的医生去需要的地方。欧美性爱

  >>谈看病难:

  去儿童医院花4小时没挂上号 我女儿都哭了

  记者:您刚才在记者会上说到打击号贩子不能靠计划手段,在这方面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?

  黄洁夫:大家知道我是个医生,曾经管过干部的医疗,经常有领导、朋友让我帮忙(在医院)加个号,一些领导、企业家看个病、挂个号也难。这就看出来老百姓看病有多难。

  现在说“小病进社区,大病进医院”,我觉得这个口号就不对,什么叫小病,什么叫大病,小病可能是大病,大病可能是小病,这个口号会让大家对社区不相信,社区医院就是小医生看小病,每个人生病,包括我自己,生了病都以为是大病,就先要到大医院去排除。

  这事我家就发生过。我的小外孙生病了,我看了说是小问题,我女儿不相信,说爸你是搞肝脏外科的,不是小儿科,一定要去儿童医院看病。去了花了4个小时没挂上号,我女儿都哭了。回来和我说,老百姓看病真难。

  解决老百姓看病难问题,最根本的是要办多元化的医疗体系,根据自身情况,老百姓可以选择不同的医院,民营也罢,公立也罢,多花一点钱就可以享受到好的医疗,不用走后门,不用买号贩子的号。所以,不能用计划经济的手段,一定要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和卫生事业的规律办好医疗。

  >>谈医科大学合并:

  医学院校并到综合大学没办法管

  记者:您怎么看医科大学合并到综合类大学的事?

  黄洁夫:医学院校合并到综合类大学,按照教育规律本身也是件好事,但行政化的学校体制严重影响了医学院校的发展,合校后的医学院不同程度都受到创伤。我以前是中山医科大学的校长,合并后变成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,中山大学是个厅级,中山医学院就变成处级单位,中山医学院原来的8个附属医院有5个是副厅级,医学院怎么去管这些附属医院呢?医院只能由大学来管,但大学又不懂医疗,所以全部都散掉了。所以体制上要改革,医学院校的管理体制跟上医疗卫生的规律。

  >>谈器官捐赠:

  落后的不是民众的思想观念

  是我们的行政管理体制

  记者:过去一年全国做器官移植有多少例?有多少是通过您推动的公民捐献系统做的?

  黄洁夫:从去年1月1日开始,所有的器官必须来自公民的捐献,这也是唯一合法的渠道。当时很多人,包括媒体记者都说,你这一宣布中国的器官移植肯定会紧缺严重,老百姓可能得不到这个服务了。我当时就说不用担心。落后的不是民众的思想观念,是我们的行政管理体制,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器官移植变得阳光、透明,去年捐献的2766例,近8000个器官,加上亲体捐献,差不多近3000人,我们去年器官移植总数是11000多例。去年登记的有2.8万人等待器官移植,做了1.1万多例,我想今年还会有大的发展。

  因为器官都是来自医院,器官的质量大大改善,去年器官移植成活率是历年来最好的,也成为亚洲国家器官捐献最多的国家。从以前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中国的器官移植是每百万人口0.02,上升到去年的每百万人口2.1。去年10月,全球器官捐献委员会全票通过接受中国参加世界器官移植大家庭,今年10月份全球器官移植大会第一次选择在中国召开。

  我经手过的器官移植百分之百是合法的,没有一例是非法的。

  >>谈器官移植:

  建议首先将肾移植纳入大病救助

  记者:器官来源透明后器官移植会发生什么变化?

  黄洁夫:当器官来源变得透明公正后,这个事业就变成我们社会可以信任的事业。我们决不能因为一个病人付不起器官移植费用,就将他挡在器官移植的外面。我们捐器官的很多都是穷人,他们的家人需要器官救命,怎么能说他捐了器官他的亲人却不能享受,这就不公平。现在已在制定相关政策推进这个问题解决。

  记者:器官移植纳入医保有没有时间表?

  黄洁夫:我和陈竺(原卫生部部长)已经提交了建议和提案,首先将肾移植纳入大病救助,从肾移植开始,再逐步扩大到肝移植、心移植、肺移植。

  都说器官移植费用高,肾移植20万元,是从进院到出院一年的费用。现在一些地方已经把肾病、尿毒症纳入大病医保,这些病人通过透析维持,如果做了肾移植病人活很长时间,整个费用算下来只相当透析的三分之一,这样也给国家节约了很多钱。

  器官移植在许多国家都是基本医疗,基本医疗不是钱的多少,因为器官移植是在生与死之间的抉择,做了就是生,不做就是死,生命是没有价钱的,是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,国家应该纳入公共卫生产品为老百姓提供的。华商报特派北京记者 张小刚 文/图

  记者会上 委员们打“感情牌”

  昨日上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的主题是“惠及民生共享发展”,黄洁夫、范小建、胡晓义、李卫红、刘长铭5位全国政协委员,有来自医卫界的,也有来自教育界的。也许因为主题涉及民生,回答记者提问时,委员们也打起了“感情牌”。

  中国教育台的记者提问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时说,网上流传一张图片,7岁的小男孩在和即将离乡的母亲分开时哭喊“不要对我这样”。刘长铭说,那张照片他也看见过,“说真的,看到那张照片时,我眼睛都红了”。他说,撤并学校只注重效率,缺少人性化,现在要重新认识村小学对打造一个村子文化的重要意义。

  经济日报记者向全国政协委员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胡晓义提问养老金的问题时说,因为父母都退休了,所以非常关注这个问题。对此,胡晓义表示,“我原来以为只有9000多万离退休人员,再加上一些专业工作者才关心这件事,但是你作为一个年轻人也很关注这件事,而且讲到你的父母,我很感动”。

  动感情的还有全国政协常委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,当北京晚报记者问及号贩子的事时,他显得有些激动。“老百姓看病真难,不是救人、救命,谁愿意花四千、五千(元)买一个号啊?”他说,对于号贩子现象,医生也感到很委屈,号贩子把号炒那么高的价,其实医生一分钱拿不到,“患者也不高兴啊,几千元买一个号,几分钟就被打发走了,心里说不定在骂这个医生呢”。华商报特派北京记者 张小刚

咪咪美女图 美女漏点图 美女亲嘴图片 艺术人体图集 全裸女人体 裸体艺术照片 镜头前的裸体 都市激情 欧美性爱
DBid:40938 Datetime:2016/11/24 23:58:48